月生

2019-09-14 07:15:00 来源: 巴南信息港

吴胜独自在山上坐着。
天已经转凉了,夜已经入深了。月是一个牙儿,该是月初的时候。一抹云把月牙儿遮掩得若隐若现的。星星倒是很多,也很亮,当真象许多的小眼睛,一眨一眨的,把天空点缀得有了几分亮丽。吴胜不为看星,也不为看月。吴胜已经快六十岁的人了,况且吴胜压根儿也不是什么有着浪漫情趣的人,并不会独独的跑到山上来,看星,看月。吴胜的家住在城里,虽略觉偏僻,但也还是在城里。城市里的楼越盖越高,越盖越多,便把天空挤得越来越小,没有了星,也没有了月。在城市里看不到星,看不到月的天空,到了山上就看得见。吴胜虽然觉察到有了星和月的天空有些不一样,但还是没有让吴胜产生欣赏的乐趣。吴胜是个只长着一根筋的人,不论有了什么新的发现,他总是为了来的事才来的。
吴胜上山,是为了用带来的一只杯,喝掉带来的一瓶酒。
瓶不小,是满满的一瓶酒;杯不大,是小小的一只杯。



吴胜给自己满了一杯酒。
吴胜端起酒杯,端正了,一饮而尽。
吴胜感觉到自己的胃口在烧,火辣辣的烧。
吴胜的酒量不是很好.喝了不多的酒,胃就会烧。人倒是不会醉.吴胜年轻的时候有过一个相当好的酒量。年轻时候的他不知道自己的酒量是多好,反正有人喊他喝酒,他就喝.每一次喝到别的人醉了,他总是刚刚不醉。每一次都这样。
年轻的时候,吴胜是贪酒的。借酒浇愁。
吴胜是该有兄长的,可是他没有。他的兄长一个死了,另一个也死了,都死在襁褓之中。吴胜娘请一个先生去看,先生说,要能生在有月亮照着的时候就好活下来了。吴胜生在晚上,但天公不做美,是一个阴阴的天,太阳下去了,月亮并没出来。吴胜所以取名“胜”,就是月生,是弥补这一缺憾的意思。吴胜娘说
“活下来吧”,吴胜果然活下来了。
吴胜出生之前,吴家有一份相当殷实的家境;吴胜出生之时,家道中落;吴胜出生以后,生计过得相当艰难。日子过得艰难,家道中落是一个原因,吴胜打小没了爹是另一个原因。吴胜活下来了,襁褓中的他没了爹了,他没死,爹死了。吴胜娘守着艰难的日子,拉扯着吴胜,把他拉扯大了。吴胜不知道殷实的日子是什么滋味,他记着的是日月的艰难。但曾经殷实的家境还是烙在了他的生命里,在讲究出生的年代里,他的出生是不好的,不曾享受过的殷实带给了他更多的艰难。
童年的生活是清苦的。可那时候吴胜娘拉扯着吴胜在城里讨生活,缝缝补补,洗洗涮涮。吴胜娘做得一手好针线,时常给人做衣做裳,日子虽然是清苦的,肚子基本上是吃得饱的,衣裳基本上是穿得暖的,吴胜娘给吴胜的关爱是没得说的。童年是清苦的,但也还是快乐的。有些捉襟见肘的时候是吴胜读书的时候,吴胜娘是想吴胜读书读出一个身份来的。吴胜的书读的挺好的,只是读得不算太久,后来吴胜娘病来一场,大病,狠狠的病了一场,吴胜就不再读书了,找了一份工去做。吴胜娘的身子骨不是那么坚实了。
这种生活在吴胜记忆里留下的艰难是有限的。吴胜没有抱怨过,大宅大院他压根没见过,大鱼大肉他压根没馋过,大场大面他压根也没羡慕过。生活就是日子,日子就是时间.时间无声无息的过去了,日子也就无声无息的过去了。吴胜也并不是因为他过着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日子而知足的:他压根儿没往上比,没去比往上的日子可以怎么过;也压根没往下比,没去比往下的日子可又怎么着。吴胜就过他自己的日子,和吴胜娘过娘俩的日子,日子总还是过得去的,因为事实上日子是一天天的、一月月的、一年年的过下来了。



吴胜给自己再满一杯酒,端正了,一饮而尽。
胃口在烧,火辣辣的烧。
一夜之间,也就是睡了一个觉,日子就变了。先是换了几次工作,后来工作的时候不做工,站着,让别的人批。也有人蜂拥着上家里去,略一翻拣又走了。大约是失望了,就不让吴胜在工厂里做工了,让吴胜和吴胜娘一起回老家去,吴胜是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是有一个富有的出生的。这种出生的日子该是殷实的,吴胜没有想过,就没有烦恼。吴胜没有想过自己没有享受过的殷实日子带给自己的身份是不是有些委屈的,这样的人多了,不是一个,也不是两个。回老家也是过日子,好些人压根儿没离开老家,也一样过日子,日子也总还是过的下去的。
吴胜是回了老家以后开始知道发愁的。
压根儿没有离开过老家过日子和离开老家又不得不回家过日子,而且是以不光彩的身份回家过日子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完完全全不一样的。曾经的宅院分掉了,曾经的田地也分掉了,并没有人肯接受他们寄住在自己的家里,村长安排吴胜和吴胜娘在山脚一间破旧的废弃小屋子安了身。
吴胜是那个时候开始喝酒的。
庄户人家的日子是穷苦的。如果说吴胜从前的日子是清苦的,那么庄户人的日子就起码也是穷苦的。这本就是穷乡僻壤大山深处的一个村落,是格外穷苦的。吴胜过上了穷苦的日子,倒也不是为了日子的穷苦才发愁的。这里的日子都是穷苦的,吴胜也就不再去想从前清苦日子的好处了。让吴胜发愁的是他做不了农活,种不了地。吴胜没有走过山路,更没有背着装满土豆或者是玉米的袋子走过山路.吴胜做什么活计,都会引得大家哈哈大笑。穷地方的庄户人是纯朴的,他们不是嘲笑吴胜,他们只是笑吴胜。
他们笑吴胜,吴胜本就觉着不是自己的日子就更加不是自己的日子了。
在这个时候,吴胜开始了一个人带着酒,带着杯,找一个僻静的角落,喝酒。不过,在这个时候,吴胜只要喝了酒,就好了。虽然他没有想明白的事情还是不明白,但是,他还是可以将日子过下去。
吴胜的日子不怕过得穷苦,可得是自己挣出来的。吴胜没本事挣出自己的日子,又只能过这样的日子,吴胜就觉着过得不是自己的日子,而是别人的了。过不上自己日子的吴胜渐生苦恼,就知道愁了。
那个时候吴胜的日子注定要这样过,吴胜自己个儿是无能为力的,就贪了酒了,借酒浇愁。
那个时候,吴胜常常在一个很少有人肯去的偏僻的山峰顶上,一个人喝酒。从山顶上望出去,天是蓝的,是天蓝色的天,云是白的,是云白色的云,草是绿的,是草绿色的草,土地是黄的,是土黄色的土。天地总还是天地,日子总还是日子,吴胜就只是喝喝酒,喝过了酒,吴胜便依然还时候吴胜,生活便依然一天天的过下去了。



吴胜给自己再满一杯酒,端正了,一饮而尽。
吴胜感到自己的胃口再烧,火辣辣的烧。
在山里过了两个多年头,吴胜和吴胜娘又回到了城里。山里的日子其实也过得惯了,穷也罢,苦也罢,如果就这样过下去,吴胜今天是用不着自己个儿到山上来喝酒的,更用不着自己个儿的肚子里打着喝足了酒以后的主意。吴胜是内向的,不爱言语的,有事自己闷着的。有愁的时候就只能借酒浇愁。
先前能放开量喝酒的时候还好,喝足了酒,就把以前的事喝掉了。以后的事儿再来了,再喝足了酒,就有喝掉了。后来胃口就不好了,喝酒就不尽兴了,事儿就有点堵心,心就有点不舒坦。
又回了城的吴胜在一家小酒厂工作。这时阶级斗争的革命风潮虽然还没有结束,但不是从前那样的势头了。可是,这个小厂子的人并不多,个个根正苗红,偶尔革命革命,理所当然的革的是吴胜的命。这个时候的吴胜更贪酒了,借酒浇愁。吴胜过上了自己挣来的日子了,可吴胜的脑子里总别着那么一根筋,有那么一股劲儿转不过来---平日里大家没仇没恨的一块喝酒,一块下棋,怎么着说革命就能革命?
不管革你命的人是不是从骨子里革你的命,让人革命的滋味吴胜再也消化不起了。象从前那样的立场坚定的革命吴胜是想得开的,这种暧昧的革命是让吴胜苦恼的。这个时候的吴胜不顾一切的喝酒,借酒浇愁,生生把一个有好酒量的身子喝成不能多喝酒的了。
那个时候,吴胜就常常到这里来。一个人来,带着酒,带着杯,来了就一个人默默的喝几杯酒。吴胜喜欢到城边的这个山顶上来,一个人默默的喝酒。从山顶上望出去,可以看到很远,吴胜并不会怎样欣赏,但是这种感觉让他舒服。在这里,天是蓝的,还是天蓝色的天,云是白的,还是云白色的云,草是绿的,还是草绿色的草,土地是黄的,还是土黄色的土。于是,吴胜就很容易让自己找回天地,找回日子,找回了天地,当天地还是天地了,吴胜就找回了日子了。找回了日子的吴胜便还是吴胜,他便将生活又一天天的过下去了。只是那个时候,吴胜带了的酒并不象今天这样是这么大的一杯酒。那个时候,吴胜喝酒是为了解愁,喝一些,就好了,并没有必要象今天这样。
今天,上山之前,吴胜和桂儿在家里招待了邻居和朋友。桂儿把家收拾的新新鲜鲜的,家具换了新的,电器也换了新的,一个新新鲜鲜的家似乎不是吴胜的家。不,不是似乎,那确实不是吴胜的家了,吴胜又上山来了。上了山的吴胜想找到天蓝色的天,找到云白色的云,找到草绿色的草,找到土黄色的土地,然而,他还找得到了吗?
那个时候,上天还是眷顾他的。
后来,城里办了一个机械厂,鬼使神差,机会落在了吴胜身上,吴胜调到那里工作去了。



吴胜给自己再满一杯酒,端正了,一饮而尽。
吴胜感觉到自己的胃口在烧,火辣辣的在烧。
吴胜并不是好强的,吴胜并不觉着自己比别人差,也并觉着别人比自己差。做事就是做事,吴胜做事就只是扎实而已。吴胜其实是聪明的,他扎扎实实的做事,结果事情就被他做得很好。吴胜读过几年书,读得还不错,做了一阵子好工人,就做了技术员了。
这个时候的吴胜已经是三十好几的大后生。吴胜长了近一米八的个头,方脸,浓眉,大眼,又没有不良嗜好,就只是喝几口酒,下几盘棋,还做了厂里的技术员,条件蛮不错的。好多个姑娘一经别人介绍,就觉着挺满意。
可吴胜就是不满意。
吴胜就总是这个样子,吴胜娘就着了急了。
这个时候吴胜的苦恼就是娶不上媳妇。不是娶不上媳妇,是娶不上愿意嫁给他的,他又愿意娶回家的媳妇。吴胜娘急,吴胜自己个儿的心里比吴胜娘还急。吴胜不爱言语,除了喝酒,下棋,上班,吴胜就是在家里呆着。呆在家里的吴胜总觉着身上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尤其到了晚上,吴胜就觉着自己浑身是劲,浑身是劲却没处使。这把劲是要用在自己媳妇身上的。使不出劲的吴胜身上难受,心里更难受。心里难受的吴胜瞪着两只眼睛,呆呆地从睡瞪到起。整整齐齐的被筒到起床了还是整整齐齐的一个被筒。吴胜睡下了一动也不敢动。他怕动上一动,难受就会更难受。其实,有一个相亲认识的姑娘是时常来找吴胜的。姑娘是一个学校的老师,人长得很是漂亮。要是走在路上有这样的姑娘,吴胜也是一定会回头看一眼的,之所以只看一眼,也仅仅是为了不好意思多看。吴胜觉着姑娘是个好姑娘,可这个姑娘不是他的媳妇。
吴胜不肯和学校的老师结亲,所有的人都有些意外。后来给吴胜说亲的人就越来越少了。
吴胜娘急了。急起来简直要死要活的样子。
吴胜也急。吴胜急着得想一个法子让娘同意他娶他想娶的人做媳妇。吴胜知道娘其实对那个他不想娶的姑娘是满心欢喜的,他想娶的这个姑娘是不容易讨娘喜欢的。
心里总是焦急着的吴胜就总是再来到这个山顶上喝酒。喝着喝着,吴胜就又能看到天是天蓝色的天,云是云白色的云,草是草绿色的草,土地是土黄色的土地。吴胜便知道,天地依然是天地,日子总还会是日子。吴胜便依然又是吴胜了,生活便又一天天的过下去了。



吴胜给自己再满一杯酒,端正了,一饮而尽。
吴胜感觉到自己的胃口在烧,火辣辣的在烧。
那一天,吴胜娘起个大早,把屋里屋外收拾个干净利索,盘盘碗碗的摆了一桌子。又上上下下的把自己收拾个干净利索,里里外外打点得齐齐整整的。吴胜娘怕的是姑娘因为相不上婆婆而不肯嫁给吴胜。吴胜娘做过媳妇,她做媳妇的那当儿媳妇不好做,婆婆不讨厌她,可也不待见她。她是小心翼翼的做着媳妇过来的。现在吴胜娘准备做婆婆了,如今的婆婆不好做,现在的媳妇即便不讨厌婆婆,也多半不会待见婆婆。吴胜娘准备用满腔的热情和疼爱做好婆婆。那么好的姑娘吴胜居然不喜欢,悄悄的居然自己个儿领回来一个!吴胜娘的心里,有说不出的诧异,一个老实得不能再老实的儿子,居然就自己个儿找到媳妇了。吴胜娘心里,这个姑娘说不出来的好。吴胜娘是见过些世面的,有涵养。吴胜娘陪着吴胜和姑娘好好的吃完了这顿饭,客客气气的送姑娘走了。送到门口的时候,吴胜娘对那姑娘说:“有了事了,再来哦。”吴胜娘说得很清楚——有了事了,再来。
见到的姑娘和心里想得差太远了。主要的,吴胜娘疼儿,娶了她,儿这一辈子必定过得不轻松。吴胜娘是坚决反对的。
吴胜知道娘不会痛快答应的。准备带着姑娘回家见娘的时候,吴胜才发现一个关键的问题——桂儿只有一条胳膊。吴胜没有介意过,压根儿没有当成问题。吴胜和姑娘说,见见我妈妈吧,吴胜说自己从小就是和妈相依为命的。姑娘的反应突然间就有些淡淡的——吴胜不介意的事情,她自己是很介意的。吴胜才知道这个是一个挺关键的问题。可是,等了一会儿,还是说,见见我妈妈吧,见见面,我们把事办了吧。吴胜想不管这事有多大多小,反正这事是要办的。

共 16696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很有个性,很多小节的开头都用“吴胜给自己再满了一杯酒,端正了,一饮而尽。//吴胜感觉到自己的胃口在烧,火辣辣的在烧。”但不知道这种写作方式能不能得到大家的认可,个人觉得有些累赘了。如果去掉这两句,故事也依然能继续下去。小说的总体还是不错的,有生活气息,有人生的哲理。[实习编辑:柳絮如棉]
1 楼 文友: 2008-12-11 22: 2:5 谢谢编辑。小说的主人公原型来自于我的小舅,至于每小节开头的那两句,我曾经考虑过去掉,还是加上了,自己也有过取掉可能会好一点的感觉,可能和当时现场的情形还有自己的心情有关吧。故事讲得并不成功,去年初次尝试文字,在小舅十周年的祭日为他而作的,后来发文的时候都选了次的初稿。谢谢编辑,问好。 散漫慵懒,笨拙迟钝,生命纵然是次苦旅,也用微笑走过
2 楼 文友: 2015-09-12 19:08:00 写的真不错,祝创作愉快!薏芽健脾凝胶效果如何
小儿中暑
孩子口臭怎么办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使用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