辐射丁香雨季花季微电影剧本

2020-06-04 11:52:23 来源: 巴南信息港

1、场景:暑假,某农家乐院内。

(一场雷阵雨后,天色放晴,知了叫个不停。远处群山逶迤,近处溪水淙淙,田里的稻谷抽穗了,黄中带青。邓志国和李建成约好周末带着老婆、孩子出去,两家人来到附近的农家乐吃饭。)

张小兰(开心地):雨欣,回来几天了?头发好长了呀,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李雨欣(礼貌地):阿姨,我前天回来的。进了大学,我就蓄长发了。

陈美英(看着帅气十足的邓文轩):小兰,你家儿子文轩长好高了。

张小兰(笑眯眯地):是呀,他读大学了,才长高。

李雨欣(大声喊道):文轩,过来,别站在那边。

邓文轩(走了过来):我想钓鱼了。

陈美英:文轩,现在找女朋友了吗?

邓文轩:阿姨,还没有呢。

邓志国:建成,我俩点菜去吧。

李建成:好,你们几个坐在这儿乘凉吧。

张小兰:雨欣,你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呀。你小时候晒得黑不溜秋的,像个假小子,要你给我做女儿,长大了嫁给文轩,你还不肯呢。说文轩就是你的哥哥,哪有妹妹嫁给哥哥的呀。

李雨欣(调皮地笑了):我那时就觉得文轩是我哥哥,那时我妈骂我了,我就去院子的葡萄架下和文轩玩,跑到草丛里捉蜘蛛。有一年文轩腿子上长了好多疮,我妈怕我被沾染,不让我碰文轩的手,说那疮流出的水有毒,流到哪儿哪儿就起泡。那年暑假,文轩都是穿长裤,他看着我们游泳,不能下水。

邓文轩:那年暑假把我害惨了,我外婆熬中药水给我洗澡,后来她住院了,那疮拖了一个月才好。

陈美英(哈哈笑了):有意思的是,你们读小学时的暑假,你们的爸爸逼着你们去卖报纸。每天清晨,你们俩去报社进报纸,然后在街上叫卖。有一天,天气太热了,报纸还剩有十几份没人买,你们在小区门口遇到文轩的姑姑,文轩把两人剩下的报纸全塞给他姑姑,拉着雨欣回家了。后来文轩的姑姑告诉了他爸爸,文轩被他爸爸狠狠地批评了一顿。

邓文轩:那时我特讨厌我姑姑,她可以不接受我塞给她的报纸,可以不把钱付给我们。当时她笑眯眯地接受了,我还好感激呢,哪知她又背地里告阴状。

张小兰:文轩,你姑姑也是为你好,当时看到你们满头大汗的,就不忍心谢绝。后来又怕你次次这样逼她接受没有卖完的报纸,就告知你爸了。

李雨欣:文轩见到他姑姑,不由分说就把我俩的报纸塞给他姑姑,还要她给钱。她姑姑抱着报纸说下次不准全给我了,文轩拉着我就跑了。

张小兰:你们那时真叫大人操心,初二了,要生物会考,文轩要我检查要背诵的部份。后来换了班主任,原来的漂亮老师调走了,他和他们班的同学闹情绪,要,都急死我了。新班主任开班会,要家长引导孩子,说孩子到了叛逆期,我那是次听说叛逆期这个词。

陈美英:我也是自己当老师了,才听说了这个词,我们小时候怎样就没经历过叛逆期呢?校长说要抓好孩子的学习,尤其是女孩子的家长要管好自己的孩子,别去和男同学开房了都不知道。吓得我每天没放学就去校门口等雨欣,周末上2课堂,就要她外婆和我等在培训班的楼下。那几年风里来雨里去的,操碎了心。

2、场景:初中部,操场边。

( 邓文轩和同学在踢球,累了,他去洗手。他看见有两个女同学从水池子边走来,他扫了一眼其中一个女同学刘莎莎的耐克跑鞋,那个女同学刘莎莎从身边走过,轻蔑地看了他一眼。)

刘莎莎:看我干嘛?我又不喜欢你,你别自作多情。

邓文轩(瞪大眼睛):你有没有搞错?我喜欢你?你那男人婆的模样,我会喜欢吗?

刘莎莎(趾高气昂):告知你,乡里鳖,我的户口在城市,我不会喜欢你的。

邓文轩(委屈):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喜欢你了?你长得像弥勒菩萨,还自作多情以为他人喜欢你,不撒泡尿照照。

刘莎莎(恼羞成怒):我要告知老师去,你寻求我我还不答应呢,你为什么说话羞辱我?我哪里长得像弥勒菩萨了?

邓文轩(吐舌头):谁追你了?一点儿羞耻心都没有,我平常都没正眼瞧过你。你看看你胖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双耳垂这场比赛的犯规之多是否令你感到惊讶?肩,只差没挺个大肚子了,全部一个弥勒菩萨在世。哈哈哈。

刘莎莎(满脸不高兴):我要告诉老师,你骂我。你不看看自己3堆水牛屎高,别人还以为你是小学生呢。你冬季穿的那格纹棉袄是你姐留给你的吧?哈哈哈。

邓文轩(不屑一顾):去吧,仗着自己成绩好,问父母要名牌跑鞋穿。还在班上叫嚣,是我爸非要买给我的,说我期中考试得了名,嘉奖给我的。现在又在我眼前张牙舞爪了。

刘莎莎(语气加重):文轩,你也问你爸妈要名牌跑鞋呀,你也考前十名呀。你等着,有你好果子吃。

3、场景:语文教研组

(班主任杨老师一脸严肃地坐在桌子前,邓文轩穿着宽大的深蓝色校服站在旁边。)

班主任:邓文轩,你怎么惹刘莎莎了?

邓文轩(辩解):老师,我冤枉呀。那天我踢完球洗手,看见刘莎莎和1女同学走了过来,就看了一眼她脚上的耐克跑鞋,她就说不喜欢我,叫我别自作多情,我就回了几句话。

班主任(面部没有一丝笑意):学校明文规定,学生不能早恋。你可要注意,听说你还骂她了,骂得很刺耳?

邓文轩(低头笑了):我就说她长得像男人婆,谁会喜欢她呀。

班主任(严肃地):要尊重同学,怎样那末没礼貌呢?

邓文轩:谁叫她说我乡里鳖的?她户口在城里就了不起了?我的户口只是没在这市里,但也是城镇户口。那是我爸妈特地让我的户口留在少数民族自治县的,说以后高考可以加分。她凭甚么瞧不起户口不在市里的同学?

班主任(苦口婆心):好好学习,别把时间浪费在与同学的口舌上。你的成绩是中上等,男孩子有冲劲,加把劲,争取考重点中学。

邓文轩:杨老师,我知道,但她也不能由于自己成绩好,就以为人人都想追她。我喜欢的是长得漂亮点儿的女孩儿,绝不是她那样子的,戴着深度近视眼,没有水汪汪的大眼睛。

班主任(看着邓文轩):你说甚么呢?室去,以后不要说这些话了。对女同学要尊重,她们就是你的姐姐或mm。

邓文轩(满脸委屈):那她也得尊重我呀,你说她长那模样,我会追她吗?

班主任(摸了一下文轩的头,慈祥地):别和女同学计较,男孩子大度一点儿。你是来读书的,你要为自己的前程着想,爱琐屑较量的人成不了大气候。古话说,宰相肚里能撑船。去,室,给她道歉,以后不要说她像弥勒菩萨了。

4、场景:美容院

(美容院里,美容师在做操。李雨欣和表姐陈小雅做好操就回美容室去做准备工作了。表姐在窗前把浅绿的窗帘拉开,然后整理美容床,李雨欣用小塑料盆端了清水放在床头。)

李雨欣(抱怨):表姐,我爸妈真会折腾人,说我初三毕业中考过了,没有暑假作业,上高中了就没有机会勤工俭学了,要为将来要考大学拼搏。她要我这个暑假来美容院学习,我就从基础的学吧。

陈小雅(轻言细语):你考得怎么样?上重点高中有希望吗?

李雨欣:有点儿悬,现在分数要求可高了。分数分什么ABC等级,重点高中要到达几A几B几C,我们学校高中部也是市里的重点,也得到达 A以上。不过,上我们学校的高中部问题不大。可我爸妈望女成凤,想我进那3大名校之一。

陈小雅(轻声笑道):姑姑、姑父对你的期望值很高,你可要努力哟。能考上你们学校的高中部是很多学生和家长生梦寐以求的,那些县里考前几名的学生都要报考这几所名校,其中就有你们学校。暑假前,招生的老师就去了各地学校。

李雨欣:所以我们的竞争压力很大,每一年本市有那么多毕业生,学校还去各地招收尖子生。

陈小雅:名校要有好生源呀,北大清华不是那么容易考的。

李雨欣(看着陈小雅胸前的牌子:美容师):表姐,你没有读过名牌大学,不照样过得好吗?

陈小雅:傻瓜,我学美容很辛苦呢。每天给顾客按摩、洗脸、美容,有的客人点名要我做,都不能提早下班。

李雨欣(继续追问):那些小女孩儿应当没读过大学吧?这么小就来学美容了。

陈小雅(叹息道):她们和我当初一样,小小年纪就离开故乡,来到城市谋生,想有自己的立足之地。有的学成之后就会自己开理发店、美容室,有的就迷失在这城市里了。

李雨欣(惊奇地):为什么要迷失?自己学了一技之长就有用武之地了呀。

陈小雅(耐心地解释):你还小,不懂人生的艰辛。有好多小女孩儿带着梦想来,迷失在霓虹灯里闪烁的城市里了。之前有个跟我学美容的女孩儿,长得非常漂亮,皮肤洁白如玉。开始还虚心学习,后来交上了一群爱玩的姐妹,周末与那些中年大叔去玩,后来就没心思学美容了。虽然嫁了个离婚了的大叔,但那大叔就像对待前妻一样对待她,让她常常守空房,她有了孩子,后悔也迟了。

李雨欣(感叹):这真和电视剧里演的一样了,难怪我妈常教育我,要我多和同龄人交朋友,不要接触有家室的叔叔们。有次有个伯伯扯着他家门口商店里一个女孩儿的长头发,那女孩儿嘻嘻哈哈地笑弯了腰。我妈立马把我拉开了,低声对我说,你以后要规矩一点儿,别学那女孩儿。

陈小雅:其实那没什么,但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们不愿意自己的女儿行动不雅观。

李雨欣(低声笑道):我爸妈和邓文轩的爸妈商量好了,说我们暑假没有作业,就要体验生活。邓文轩在酒店里当服务生,他矮小的个子穿着那红色的工装,都笑坏了我。那天我碰到他下班回家,他说当服务生好累,要给客人上菜、倒酒。有次他饿了,还没到就餐时间,他实在嘴馋了,就用手偷偷抓了一块肉吃,还舔了一下红酒。

陈小雅(笑得脸上露出了酒窝):那个文轩真逗,舔红酒喝,客人要吃他的口水了。姑姑他们让你们锻炼是对的,让你们知道工作的辛苦,上高中了你就会更加努力学习的。我那时不懂事,不肯读书,吵着出来打工,没多久就后悔了。无奈我成绩不好,只能坚持走下来了。其实我很羡慕那些大学生的。

李雨欣:我现在还体会不到,暑假结束,或许会有所收获吧。听说开学了军训很累的,有人都中暑晕倒了。

陈小雅(柔声):“过几天,我教你推拿,你就知道做美容不是轻松的活儿了。”

5、场景:锦绣花苑

(香樟树绿幽幽的,偶尔有几片红叶随风飘落下来。池塘里的水面被风吹起了波纹,就像绉绉的绸缎。张小兰和陈美英2人坐在池塘边乘凉。)

张小兰:美英,马上就要填高考志愿了,你家雨欣打算报哪所学校?

陈美英:她爸爸要她报南方的重点大学,说北方的气候南方人不适应,太干燥了。他有年冬季去过天津,一看那座城市灰色的建筑,几近看不到绿色,就个排除天津。北京的房价贵,他不想雨欣挤那独木桥,以后当北漂。你家文轩呢?

张小兰(轻轻回答):文轩志愿要报北京的学校,据说他喜欢的一个女生想报北京的学校。我和他爸不好强压他,怕影响他的情绪,在苦口婆心做工作,要他推敲志愿还填一所南方的重点大学。他答应了会考虑,我对他说,儿子,北方的气候我们不适应,爸爸妈妈以后年纪老了,你不在身边,我们可要遭罪了。文轩看了看我头顶上的几根白发,说我想想吧。

陈美英(长舒一口气):总算熬到高考了,这几年我也长白发了。雨欣高二时,班主任把我喊到学校,说有个男同学的家长反应,说我家雨欣暗恋她儿子,要求老师调换坐位。我当时听了急坏了,生怕雨欣钻牛角尖,陷在感情的旋涡里不能自拔,与班主任交换后,回家就与雨欣闲谈。雨欣大大咧咧地对我说,她的同桌数学成绩可好了,她为了让他教她做题,陪他打篮球,套近乎恍如很成功,她的数学成绩在进步。我一听,不像老师说的那样,心中的石头落了地。我启发她,以后自己独立思考,实在不会做再请教同学,多请教几个同学,说不定成心想不到的收获。

张小兰:雨欣怎么说?

陈美英(微笑):我与班主任商量,把雨欣的同桌换成一个数学成绩好的女生刘莎莎。雨欣和她探讨题目后,回来就对我说,妈,数学的解法有好几种,可我思维不开阔,多与同学交换,还真不错。

张小兰(沉醉在回想中):我家文轩读初中时矮矮小小的,与那个成绩好的女生刘莎莎还吵过架。读高中了,他爸爸说话不注意方法,说喜欢哪个女孩儿就去追吧,气得我和他爸爸吵了1架。高三第二个学期,文轩的班主任就把我叫到办公室,说文轩给外班一个女生塞纸条,女生的妈妈都找班主任了。我到了班主任的办公室,一看纸条的字迹是文轩的,我请班主任把纸条还给我保管,我回家找文轩谈。班主任语重心长地说,你们做家长的要重视这件事,女同学的妈妈很生气。我当时好为难呢,想想当年读书,都是男生给我塞纸条,如今儿子给女生塞纸条了。

共 6 4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雨季,花季,是人生美好的季节。剧本是以学生早恋为主题,而展开情节。剧里的几个主人公都很理智,所以才能很好地处理出现在孩子青春期的各种问题。父母在教育子女上要有耐心和智慧,老师在教导学生上要晓得尊重,要善于视察。作为一个学生必须要以学习为主,必须建立正确的人生观,才能对得起自己,对得起父母,才能在以后的日子里更好地服务于社会。现在学生早恋其实不奇怪,信息社会的高效率和互联的普及,使孩子们早熟,过早的接触了他们不该接触的一些事情,这就需要家长、教师和学生做有效的沟通,而中国式教育常常只重视成绩,使青春期的孩子反而产生逆反心理,做出一些非常的举动,这是值得大人反思的事情。希望看到本剧的人们去思考一下自己教育孩子的方法是不是得当?是不是应当改变自己的思维方式?是否是应当向剧本里的几个主人公学习,去理解孩子,引导孩子走好自己的人生路。很不错的构思,极具社会教育意义,喜欢,!【丁香:赵淑敏】【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正在向40%占比进军。这也是两市旅游人次首次过亿。 17:07:55 感谢依依姐带来如此好的剧本,祝夏安!

回复1楼文友: 17:59:49 谢谢烽火十三老师鼓励!遥祝安好!

2楼文友: 17:58:24 谢谢老师在百忙之中点评!祝老师创作愉快! 花若盛开,胡蝶自来;你若灿烂,天自安排。

楼文友: 18:14:24 依依姐心里盛满了爱,时刻展现人性美的一面,佩服姐姐的心肠仁慈! 做一个阳光的人,照亮自己的心,人生路上,安然无惧!

回复 楼文友: 18:21:59 谢谢玉米能懂我!也许是和孩子打交道比较多,喜欢美好的事物。我还得加油,一起努力。祝你创作硕果累累!

做完狐臭手术会复发吗
轻微狐臭用止汗露有用吗
柠檬可以祛腋臭
西施兰夏露治疗狐臭一周几次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