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官决全文阅读

2019-06-27 12:59:07 来源: 巴南信息港

  第560章大结局一波三折4  然而,自己一旦中枪倒下,失去权力的光环,她们便有了踪影,说不好听一点,她们所谓的爱情,不过是权力身上的寄生虫罢了,在她们身上或许根本有什么爱情观念,更有想过爱情这两个字会坚不可摧,她们是现实派,是逐利者,是幸福的乐观主义者,是把爱情和欲望同等看待的人,或许在她们的心目中,爱情就是欲望,欲望亦为爱情,爱情和欲望只是手段与目的的关系,欲望在她们成长过程中已经打下了深深的烙印,为了欲望她们披着文明的外衣将人的动物姓发挥的畅淋漓畅悍。.  她们是这个以金钱和权力为主导的时代培养出的怪胎。  而马悦……只能用为难之处见真情这句话表达了,这是一个自己曾经伤害过的女人,当知道自己跟南素琴的关系后,主动退了出去,有纠缠,有誓言,更有打扰过自己的生活,自己当初甚至觉得马悦之所以能表现的如此平静,或许她心中的爱并有生根发芽,只是一种萌动,而现在想想才发现,这才是真正的爱,是无坚不摧的爱,是一个女人甘愿为自己心爱的男人奉献一切的爱的精神。  人的一生总感觉自己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清醒的,而实事恰恰相反,我们往往是迷惘的,因为我们绝大多数人所追逐的都是善与幸福,而所面对的这个社会,并不能用简单的善恶两个字区分,所以我们很容易迷失方向,很容易被一些东西所蒙蔽。  思绪飞扬,原小生渐渐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觉,好像进入了某种幻境,眼前一会是南素琴哭泣的面孔,一会是付颖声色俱厉的容貌,一会是田晓蓉矫揉造作的笑,一会是马悦诚恳忧心的眼神……  一阵悉碎的声音在屋外响起,像是夜里的风声,又像是人的脚步声。  “好像动静了,我们进去吧。”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  “再等等,这小子手上功夫太硬,万一有被彻底迷倒,我们两个进去就死定了。”另一个人担心道。  “切,,我说你们是不是有点太过小心了,一个毛头小子,用得着费这么大劲吗,照我的意思,进去一刀剁了不就完了。”  “你懂个屁,一刀剁了怎么给上面交代,你别忘他可是副市长,再说了,就凭你,能一刀把人家剁了吗,恐怕你的刀还拔出就被人家一拳给打趴下了。”  “我说你们这些人是不是被原小生打怕了,我就不信,他能有多厉害,老子好歹也做过几桩大案,杀过的人也有七八个,我就不信他能把老子一拳打趴下。”  “我给你说,你还别不相信,程远峰你应该知道吧,那也是个狠角色吧,沂南市警局局长,全市散打,我听说在他手底下都有走过去三招,你想想你自己吧。”  “狗屁,别他妈以为老子什么也不懂,他是副市长,程远峰敢跟他过招吗。”  “行了,你就别吹了,还是进去办事吧,老规矩,你配药我打针,那个女人怎么样了。”  “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已经准备好了,我们打完针,马上让她进去。”  “对了,剂量一定要掌握好,千万不能一针打死,必须能让这小子坚持到迷迷糊糊跟女人做完,要不然,我们就前功尽弃了,回去后老板也不会放过我们。”  “好了,好了,你就别嗦了,又不是头一次了,更何况事先已经下了**,进去吧。”  嘶,,窗户被轻轻推开,两个黑影一个前空翻便稳稳地落在了客厅。  进去后,一个人便将门开了一道缝隙,另一个低声问道:“哎,干什么呢,你开门干什么,找死啊。”  “笨蛋,这叫留好后路,干活吧。”开门的人道。  另一个人不屑地嗤笑一声,也不计较,蹑手蹑脚地往卧房走去,轻轻推开门,见里面丝毫有动静,才放心道:“哎,妥了,干活吧,这小子睡的跟死猪一样。”说着开了卧室灯,从口袋里拿出一支针管便开始配药。  “两位深更半夜到此地,有何贵干啊。”  忽然一个声音打破了死一般的寂静,两个黑影被吓了一跳,配药的人立即从口袋内掏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原地哗啦了一圈喝问道:“谁。”  “嘿嘿……”一串桀桀怪笑,如同黑夜中的鬼魅一般,让人毛骨悚然。  “你他妈的是谁,别给老子装神弄鬼,马上给老子滚出。”拿匕首的人撕心裂肺低吼道。  呼,,啪,,啊,。  忽然一个黑影从客厅一掠而过,刚刚开门的家伙,惨叫一声应声倒地,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嘴里喊叫道:“鬼……”。  拿匕首的家伙还算清醒,过去一把将捂住了他的嘴,又在脸上猛抽一个耳光警告道:“别乱叫,再叫我们就死定了。”  不管是人是鬼形势已经出现了重大变化,留在此地只能是坐以待毙,拿匕首的人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一只手拖着已经被打倒在地的同伴,一只手晃动着手中匕首,准备撤退。  啪,,开关声响起,灯亮了起,客厅立时照的如同白昼。  “二位这就准备走吗,难道就不想留下喝杯茶吗。”  袭击者不是别人,正是原小生,刚才脑子里出现环境时,原小生就意识到有些不对,立即跑到卫生间用凉水冲了一下,果然刚才卫生间出,就听见窗外的说话声,于是悄然躲藏了起,这两个家伙进的时候,自然被原小生看的一清二楚,然而,在有摸清对方底牌的情况下,原小生还是敢马上贸然出手,而是选择了先吓唬吓唬这两个家伙的办法。  两个家伙对视一眼,估计也知道已经中了原小生的埋伏,只好做出一副任凭处置的样子,将匕置在地上。  “谁让你们的。”原小生问道。  “不要废话,今天栽在你手里,要杀要剐随你的便,想让我出卖雇主,你就死了这份心吧。”刚才拿匕首的家伙态度死硬。  原小生嘿嘿冷笑两声,道:“好,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反正你手握匕首,预谋行凶,就算我杀了你,也是正当防卫。”说着突然出手卡住那家伙的脖子,顺势一拧,那家伙只闷哼了一声便晕死了过去。  这也是个策略问,刚才开门的家伙显然是胆小怕事,更加容易对付,但是如果有拿匕首的家伙在场,他肯定也不敢说,那就干脆先将他弄晕再说,而且这种让人突然窒息晕倒的手法,很容易让人看成是被掐死,这样也可以对刚才开门的家伙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  当然,原小生也想过报警处理,但仔细一想,便很容易发现,这种做法显然不可取,自己在这里已经关了将近一周的时间,对外面的情况一无所知,如果王仁成已经控制了沂南市,那么自己如果选择报警,就等于把这两个家伙给放了。  “他已经死了,你呢,是不是也跟他一样视死如归呢。”原小生揪起刚才开门家伙的衣领,猛地一下提了起。  “原市长,你别杀我,你别我,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求求你放了我吧,我法跟他比,我家有妻儿老小,如果我死了,他们可咱们活啊,是是是……是陈安国让我们的。”这家伙说着竟然流下了眼泪。  “把你们的详细计划老老实实都给写下。”原小生一把将那家伙退在沙发上,拿出纸笔重重地拍在了他面前。  发生这种事情可以说在意料之中,也可以说在意料之外,马水成如斯,那个老外记者如斯,再用在原小生的身上也就不为怪了,然而,原小生毕竟是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他们竟也敢杀人灭口,足见这帮人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正如大家预料的一样,希望的曙光总是出现在的关头,农历2月2曰,正是北方传统龙抬头的曰子,以罗荣天为组长的中纪委调查组,正式进驻沂南市,开始对汾城的问进行全面彻查,专案组到沂南的件事情,就是解除对原小生同志的双规,同时要求市委立即恢复原小生被双规前的一切职务,并配合专案组工作。  经过将近三个月的全面调查、取证,汾城案终于大白于天下,以省委副书记王仁成为首的一帮分子相继落入法网,并移交河西省高级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  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判决:原河西省省委副书记王仁成因贪污受贿、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死刑,沂南市副市长张永民因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沂南市财政局局长田检勤因渎职罪、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沂南市农委主任胡仁明因贪污受贿、包庇犯罪、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汾城县人大主任马河川因贪污受贿、侵吞国家财产、破坏国家政斧机关、雇凶杀人罪被判处死刑,汾城县委书记陈安国滥用职权罪、雇凶杀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汾城县警局局长刘惠明因玩忽职守、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其他涉案人员俊被判处5到20年不等的罪刑,至此,震惊中外的汾城案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案件结束一个月之后,已经是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原小生,在河湾大酒店跟马悦举行了隆重的婚礼,席间,已经喝至微醺的市长兰新天把原小生拉到一旁,一脸愧疚道:“原书记,有件事,我一直觉得对不起你,今天说出,一是请你原谅,二是给你道歉,你还记得下马乡闷娃等人上访告状的事情吗,其实他们刚开始是找的我,但是我这……知道汾城的水太深,单凭我个人的力量根本解决不了,所以就敢接,但是我又对这帮人恨之入骨,就只好鼓励他们上访,让他们把事情闹大,希望这样一会引起市委、省委的重视,现在看,我这种做法是错误的,差点把你害了啊。”  原小生脸上一阵错愕,万万想不到下山村的老支书,不让闷娃说出的幕后主使者,竟然会是市长兰新天。  这也许就是官场,有些事情比你想象的还要复杂,有些事情则比你想象的还要简单;并那些非堂而皇之的头头脑脑就不会做龌龊事,也并非那些普普通通的小公务员就满脑子欺良怕恶。  人的欲望到底有多大,怎么样才算是真正的满足,恐怕谁也说不清楚,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所以单靠腐恐怕解决不了根本问,寄希望于正直、清廉的官员亦于事无补,只有真正堵死贪腐的漏洞,真正实现全民监督,让者无处藏身,才能将这个祸害国人几千年的问,从孳生它的温床上彻底拉下。  大示申  2014年元月23曰  完本  新书预告:《金牌检察官》即将发布,敬请关注。  

滨州治疗癫痫医院哪好
锦州医院治牛皮癣
吐鲁番好的治癫痫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