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和她们之亚敏和亚洁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0:09:54 来源: 巴南信息港

亚敏和亚洁是陈家的一对姐妹花。姐姐亚洁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成绩在学校里也是拔尖的,她是全家人的希望,是全家人捧在手心里的宝。相对于亚洁的,妹妹就稍显逊色一点了。虽然如此,但这并不影响姐妹俩的感情。亚敏的心情也不会因为家人对姐姐过多的关爱而变得郁闷,她依旧快乐的生活着。  姐姐的性格是那种乖巧型的,很惹人怜爱。而妹妹呢,则像个男孩,是姐姐的保护伞。从小村里的只要有坏孩子欺负姐姐的话,小小人儿的她总会挥着小拳头去跟人家拼命。为此,她挨过母亲的不少打。  几年过去了,姐姐双十年华,妹妹也是女大十八变。这是妹妹考上和姐姐同所大学的那年暑假。家里人都很高兴,为妹妹也为姐姐,因为姐姐要带男朋友来家里了。  妹妹是在高考结束那年次见到这个后来成为她和姐姐心中隐痛的男孩。当她眼看到他的时候,他正满脸微笑地跟她的父亲聊天。  “家里来客人了,也不知道帮忙。”母亲见到她时满脸的责备,可是在见到那个男孩时又满脸堆笑,如果奥斯卡奖里有变脸奖,那这个奖非敏洁姐妹俩的母亲莫属。  妹妹傻笑,没理会母亲的责怪,这些年无论做好还是做坏都换不回母亲的一个笑脸,她早就已经习惯。她冲男孩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走进自己的小房间,也就进了自己的天地。没多久姐姐进来了。  “你觉得他怎么样?”姐姐搬了把椅子坐在妹妹对面,问妹妹。  “谁?”妹妹装傻充愣。  “就是和我一起回家的,你觉得他怎么样?”  “他,我不知道。这要看你自己了。”  “哦。”姐姐出去陪他,妹妹在房间里看书。  晚上,饭桌上,妹妹知道了他的名字。他叫何斌。  “何斌啊,多吃点菜,到了我们家就像到了自己家一样,不用太客气。”母亲一个劲地给他夹菜,他的碗上基本上已经看不到饭粒了。  “何斌这次来,就多住几天再回去好了。”爸爸边夹菜边说。  一家人边聊边吃,而妹妹总感觉自己是这个家的外人,怎么也融入不到一起去。她看着母亲见到姐姐和何斌时那高兴的样子,心里着实羡慕。  第二天,何斌说想要在附近走走。母亲直说好,还叫姐姐多陪陪他。姐姐想要帮家里干活,但被母亲拒绝了。  “你现在就是陪何斌,不然人家何斌次来咱们家,显得冷落了他不是。”  母亲说得在理,姐姐也就不好反驳了。  “小敏,你跟我一起到地里摘瓜去。”母亲叫着妹妹的名字,叫她一起去地里。妹妹则十万个不情愿,她也有自己的事要忙,并不是像母亲所说的那样什么都不做干吃饭。  “你怎么回事啊,长这么大了,叫你做点事,还磨磨蹭蹭的。”母亲的责难令妹妹的心里很是难受。  “阿姨,让阿敏和我们一起去逛吧。”  他见不得她被她的母亲这样骂,于是出口。所有的人都看向他。  “我是说,就我和亚洁两个人显得太冷清了,所以阿敏也跟我们一起吧。”他微笑地看向亚洁的母亲,“阿姨,可以吗?”  母亲愣了一下,她应该也没想到有这样的结果吧:“何斌都这么说了,当然好啊。”她又对自己的小女儿说:“还不快谢谢你何斌哥哥。”  妹妹没理会母亲的话,她只顾自己。母亲有点尴尬地冲何斌笑笑:“你看这孩子。”  “没事。那阿姨,我们走了。”  三人漫无目的地走着,前面是姐姐和何斌,两人很是亲密,后面跟着百无聊赖的妹妹。  妹妹回避着何斌时不时投来的目光,她知道当她眼见到他的时候,心底有种异样的感觉,她很想把这种感觉赶跑,但是如果没了这种感觉,心里又是空落落的。不知道是为什么?看着姐姐跟他如此甜蜜,她甚至有点妒忌,为什么姐姐能得到众人的爱,而自己没有。  入了大学,有了新的朋友,过着与以前完全不一样的生活,感觉是那样的新奇。主要的一点还是,她又能和姐姐在一起了。那天,他堵住了她的去路,她知道,他要说那句话,她抬头见姐姐正朝他们走来:“姐!”  “小敏!”姐姐笑意盈盈地朝他们走来,很自然的挽起他的手,“你们怎么会碰到的?”姐姐心说,这里不是她和他的学院,他怎么突然跑到妹妹的学院来了,心里开始有点怀疑。  “姐,你别误会。我们只是刚好碰到的。”妹妹想着赶快离开,“我突然想起我还有点事,就不跟你一起吃饭了。”说完和他们两个告别。  妹妹走了不多远,对着他们的背影说:“何斌,你好好的爱我姐,姐,请相信我,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  后来妹妹的身边也多了一个男孩,作为姐姐的当然很替她高兴。可是,妹妹总说她和那个男孩只是普通的朋友,况且人家是交流生,马上就要回台湾的。  “回台湾,又怕啥,现在的通讯又这么发达,你们可以上MSN啊。”姐姐劝说妹妹。  “可是人家要是有女朋友的怎么办?”妹妹抛了一个问题给姐姐。  “那又怎么样,该是自己的幸福就该去争取,不然可就要后悔了。”  “那你和何斌是不是也是这样?”  “说你自己的事情,怎么扯到我头上了。”姐姐有点不高兴了。其实,妹妹说得也不全对,当初姐姐追何斌的时候正是何斌和女友分手的时候。  “我们不说这些了,姐,你的英语考级资料能借我用一下吗?”妹妹转移话题。  “你啊,明明喜欢人家,又不说。别人又怎么会知道呢。”姐姐叹口气,“你要的资料我早就给你准备好了。”  “谢谢你,姐。”  “想想我刚才跟你说的那些话吧。”姐姐起身,准备要走了,“何斌跟我约好了要一起逛街的,要不要一起去?”  “不去了。姐。我还要看你给我的资料呢。”  “那好,我先走了。”  “嗯,姐,再见。”  姐姐无奈地摇摇头,她开始有点不懂妹妹了。  大学的日子再怎么精彩,总还是有结束的一天。那年妹妹毕业了,开始了她的找工作之旅。母亲见她一直都没找到工作,又开始唠叨开了,她还是像小时候一样,左耳进右耳出。  也许是她们和他们之间的纠葛还未了结,录取妹妹的公司正是姐姐和何斌任职的公司。妹妹接到电话,本来不想去的,但母亲的话犹在耳,心说公司这么大不一定能碰到,还是去吧。于是,妹妹也成了那家公司的一员。  姐姐听到母亲说,妹妹要来了,很是高兴。她忙着为她打理一切。和她一起租房子的女孩正好退租了,于是妹妹成了她的室友。和乐融融的日子一下子就过去了,为了何斌,两姐妹之间的隔阂开始深了起来,就算在公司两人也形同陌路。那天晚上,姐姐和妹妹终于在路上为此而吵开了。  “从小到大哪点对你不好,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姐姐质问妹妹。  “姐,我没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妹妹极力解释。  “何斌他都说他喜欢的是你,他爱的人是你。”姐姐情绪激动,她指着妹妹的问。妹妹一步一步的倒退着。只听“砰”得一声,妹妹被车撞倒了。随之而来的是救护车的呼啸声。家人们也都闻讯赶来。姐姐傻住了,是她害了妹妹,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母亲的质问,父亲的眼神,还有他和他的话,这些都像洪水猛兽一样向姐姐袭来,一时之间承受不了这一切的她晕倒了,现场一片混乱。  当姐姐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眼看到的是何斌,第二眼是父母。句话:“妹妹呢?”  “她还在昏迷当中。医生说,现在的她求生意志很薄弱。”  母亲回答道。  姐姐挣扎着要起来:“我去看看她。”  父亲阻止:“你的病还没好呢。”  “不行,我要去看看她。她是因为我才变成这样的。”  听到她这么说,三个人也就不再坚持,于是带着她去了她的病房。  病房里,只有他在。他握着她的手轻轻地诉说着。见到他们来了,他正欲起身,父亲制止了他。姐姐握着妹妹的另一只手:“妹妹,你一定要醒来啊,不然,我死也不会原谅你的。”姐姐哭着。在场的人眼眶湿湿的。  后来,妹妹应该是听到了他的声音吧,终于从死亡的边缘挣扎回来了。她睁开眼的那一刻看到的是他。那个台湾来的男孩。第二眼是姐姐。第三眼是父母。第四眼是何斌。  “你终于醒了。”母亲双手合十,“阿弥陀佛,谢谢菩萨,谢谢祖宗。”经此一事后,母亲对妹妹的态度好转了,她总觉得自己亏欠小女儿太多。  再后来,何斌有了一个出国的机会,他要去国外了,那是一个在冬天发生的事情。在机场,姐姐泪眼婆娑:“我会想你的。”  “找个比我好的人。”他拥抱她,在她耳边轻说。  “我跟她说了今天你要上飞机。”她也在耳边对他轻语。他放开她,看着她,有点意外。  候机大厅里响起催促乘客上飞机的声音,他头也不回的走向了安检口。她冲他挥手,以示的道别。  他把机票给了检票员,这时手机响起:“喂,你好!”  “何大哥。”  他听出是她的声音,这是她次听她叫他,“何大哥”。  “再见了。”  他微笑地跟她道别。  他不知道离他不远的地方有一个穿嫩黄色外套的她正站着看着他的背影道别。 共 342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死精症的治疗方式有那些
黑龙江哪家男科研究院好
云南治癫痫好的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