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红黄蓝艺术幼儿园女童蹊跷病亡 托管监管空白

2019-12-05 05:42:31 来源: 巴南信息港

 >  河北红黄蓝艺术幼儿园女童蹊跷病亡 托管监管空白 2013-05-08 13:23:00   0

3月19日,12岁的女童郭佳慧在河北大名县红黄蓝艺术幼儿园兼小学生托管(以下简称红黄蓝托管)昏迷,被送往当地医院抢救,7天后不治身亡。

小佳慧之死,让民间托管机构浮出水面。红黄蓝托管对小佳慧之死该承担何种责任?谁来监管民间托管机构?近日,记者就此前往大名县采访。

女童蹊跷昏迷七天病亡

小佳慧是一名留守儿童,来自邯郸市大名县旧治乡六七牌村。她的父亲郭艳杰是当地农民,和妻子常年在天津打工。

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小佳慧就被送到大名县城的红黄蓝托管寄宿,每月支付300元,吃住在托管,每周家长接孩子回一次家,其余时间由红黄蓝托管全天照顾监管孩子。

“不管怎样,县城的教育总比农村强。”郭艳杰向记者展示了女儿的一张艺术照。照片上,小佳慧显得开朗活泼,旁边写着一行字:“未来是美好的。”

但小佳慧的未来终结在2013年的春天。

3月18日,星期一下午,小佳慧因为感冒没去上课,红黄蓝托管老师花了8元钱在小诊所买来感冒药,让她服用。

大约4点左右,郭艳杰过来看女儿。小佳慧躺在床上休息。看到并没什么大碍,郭艳杰给老师留下看病买药花的钱,拜托老师多费心照看孩子,“没多想就走了”。

第二天早上大约5点钟,同样住宿在红黄蓝托管、和小佳慧睡在同一张床上的妹妹想叫姐姐起床,但叫了几声姐姐没有回应,推了推姐姐也没动。托管老师叫了一辆出租车把小佳慧送到了县医院。

大约6点左右,郭艳杰接到红黄蓝托管负责人郭海芳打来的电话,称孩子的病情加重。他赶到医院时,孩子已经上了呼吸机。

此后,小佳慧一直昏迷不醒,7天之后,离开了人世。

无人担责,女童家长诉诸法律

4月9日,记者在大名县北关小学附近寻找红黄蓝托管的地址,这个开办了10年多、多的时候曾经托管100多个孩子的幼儿园兼托管,如今连招牌都不见踪迹,大门紧闭。

从3月18日下午4点到第二天早上5点之间,小佳慧在红黄蓝托管发生了什么事?记者想就此采访红黄蓝托管负责人郭海芳,但她以“出了这样的事,都崩溃了”为由,拒绝接受采访。

郭艳杰告诉记者,爱女“不明原因的死亡”后,郭海芳始终避而不见。

谁该对女儿的死负责?郭艳杰一直处于迷惘之中。

郭艳杰告诉记者,大名县医院也没有给出小佳慧的病因,只说死亡原因是颅内感染。医生在抢救天曾建议让小佳慧转院,但因为带着呼吸机,没办法转院。此后7天,医院再也没有提转院的建议。

郭艳杰多次找政府主管部门讨要说法,均被告知正在协调处理。

他告诉本报记者,他们已将红黄蓝托管负责人郭海芳、小佳慧曾经就诊过的小诊所和大明县医院等告到了法院。

民间“托管”监管存在空白

对民间托管机构有没有监管部门?记者就此采访了有关部门。

“这个事情已经明确不归教育局管。”大名县教育局的一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

大名县副县长张书明也明确表示:“托管现在哪个部门都监管不到,但肯定不归教育和卫生部门管。”他告诉记者,按照经营性质来说,托管机构应该归餐饮管,但餐饮也不管。

大名县政法委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负责该案的领导到邯郸开会去了。记者电话联系主管此事的政法委综治办相关负责人,但电话要么占线,要么无人接听。

郭艳杰告诉记者,他咨询律师得知,类似托管机构应该办理办学证、民办非企业证、物价许可证、企业代码证、税务登记证、住宿许可证,但是“红黄蓝托管没有办理任何手续”,郭艳杰说。

因为郭海芳拒绝接受采访,记者未能证实郭艳杰的说法。

本文发稿前,记者再次采访郭艳杰,他告诉记者,大名县人民法院已经就此事立案,被告只有郭海芳、小佳慧曾经就诊过的小诊所和大明县医院,没有郭艳杰之前认为应该负有监管责任的教育、卫生管理部门。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吃
防治小儿便秘
孩子发烧39度手脚冰凉
婴儿退烧物理降温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