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蓝小说溯本求源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6:27:53 来源: 巴南信息港

凡尘冷漠多层天,勤结善缘苦相攀,为人吃得苦中苦,增福子孙亿万年。  现实之中有许多层天,这一比喻樊素还是次听说。嫂子与樊素讲,穷苦人始终都生活在层,而茶花你就属于我们这些人的天。樊素不能理解,她告诉嫂子,说我们之间的关系依靠亲情来连结,我就一个哥哥,我们是骨肉同胞,我就得护着自己的哥嫂,这是天理。嫂子就笑了起来,说有天理的地方,那就是一层天。樊素想了想,她觉得嫂子讲的非常好,这层天确实存在。另外象父母与子女,自己和丈夫杨元东就是两个儿子天,丈夫杨元东也是自己的天,只是茶花她却死的那么惨,她的天在哪里呢?  樊素提到的这个茶花,她本是丈夫杨元东的原配,不想一场突然发生的大火就将她化为了灰烬。过去每次回想到这件事,樊素都会很难过,可自从有了嫂子在茶花墓地前的那些开导,樊素就逐渐琢磨清楚了一些事理。人们所说的那“怕”字,怕的到底是什么?天塌大家死!人从出生那天起,就已经注定将要一步步的走向死亡。当初自己带着妹妹从家里出来,妹妹她突然就跑没了影,于是自己就怕得要命,结果自己就没有及时回家去,而是到处乱跑着去找她,却是自己被坏人给绑走并买给了教坊。如果当时自己回家去跟父母说明这件事情又能如何?因为他们是自己头顶上的那片天,出了那样的事情就该由他们去找妹妹,自己什么责任都没有。还有茶花这件事情,她的死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可同为杨元东的妻子,我樊素就有义要替茶花姐姐的死查明真相,务必要将这个放火的人寻找出来。  还有那些看不到的天,樊素想的很多也很深刻,有些天可以查寻到,有些天属于无影无形,人们所说的“举头三尺有神明”,那就是一种无形的天。从教坊那里开始,仿佛就有一层天在暗中庇护着自己,应当说吴秋娘对自己和小蛮有着一种特殊的关照,这其中的原因一直都无法能揭穿,后来小蛮也是这样认为的。教坊那里许多关系非常亲密的小姐妹后来都被分开了,有的直接被送入到宫里去,有的就被卖给富人去做待妾,而只有自己和小蛮始终都守在一起。从义父身边分开属于情理之中,自己和小蛮就必须要分开,否则就很容易被外界识别出来。另外也很难再寻找到可以同时收留自己和小蛮那样的男人。义父和元大人及刘大人,他们三人都是自己和小蛮的天,因为他们可以决定自己和小蛮的命运。樊素再次回忆着往事,当初白居易认下自己和小蛮为他的女儿,这种关系的转变,头上的那层天的含意就已经产生了变化,因为就是他们这些人要为自己和小蛮的未来负起责任。小蛮也是自己头上的一层天,在教坊的那段时间,明面上总是自己护着她,可暗中却一直都是她在护着自己。曾经有过许多次,那些富人到教坊要寻找几个歌舞妓,小蛮就总能事先提醒自己,说素姐你如果不想去的话,那你就得装病。小蛮说,素姐你可以摒住呼吸,即使张开嘴也不要喘气,这样你很快就能进入一麻醉的状态,头脑都会形成一片空白。樊素就微笑起来,怪不得小蛮的病就来的那么快那么突然,经常就吓得吴秋娘不知所措。在义父白居易府上,小蛮也一直都护着自己,她跳舞就必须要自己来唱歌,换了别人她就不自在,她就如何都找不到跳舞的感觉。还有这次去给义父元大人奔丧,小蛮她就替自己办了那么多的事情,却使她离去之后,也仍然还惦记着自己,她就又使出了一计,那些天兵天将其实就是她和黄都尉派来的人。可笑的是,村子里的人他们就都相信了这件事,他们还说天兵天将就是要拘捕那个放火烧死茶花的人。如此说来,自己和茶花之间,也是那种相互为天这样的关系,因为她和自己都是杨元东的妻子,她不护着自己不可以,连祖宗们都不能让,自己也得尊重着她,虽说那场大火已经过去多时,可就是因为那些天兵天将的安排,村里人的目光就集中注意到几个人身上。元东说着火那天,自己夜里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于是就去了帐房那里,结果回来时,大火就已经把后宅院那几间房团团的围住,而和前院的那个通道门也被紧紧的锁住了。  许多事情就怕能仔细的去考虑,小蛮她派出的这伙天兵天将,其实和元大人让自己冒充茶花如出一辙,还有那个仙女下凡的故事,这么复杂的故事,她们怎么就能编得出来?这伙天兵天将,还有那个仙女的身份,这些都是自己头上的天。樊素突然就联想起许多层天来。与人风寒挡,系结一善缘,尘世求生存,互为头上天。  从墓地回来的路上,樊素与嫂子突然讲出这样一句话,说有个姐妹在她临下界时,托她寻找一下在尘世失散的母亲。嫂子当即就答应下,说茶花,这件情你就交给嫂子来办,只要你能告诉我她与母亲是在什么地方失散的,我就能把这个人找出来。樊素一时还有些担心,她很怕嫂子帮了倒忙,于是口气一转,说这个我还不清楚,不过晚上我可以偷偷的回去一趟,我再去问一下,等有了消息,嫂子你一定要帮帮我。樊素的意思是不能把任何人牵连出来,这其中不能提两位义父,因为只要提到白居易和元稹的大名,人们的目光很快就能集中到自己和小蛮的身上来。白居易所以要自己以元稹女儿的身份出嫁,他们一定是考虑了很多事情。小蛮帮了自己那么多,而自己现在正好有许多空闲,财力人力都可以随意支配,那么这件事情,自己就要帮着小蛮把她的母亲找回来。  记得那天分手时,小蛮与自己泪眼相望,她说此生感谢的人有两个,一个就是当初送自己去教坊的那个婶婶,另一个就是素姐。她还说义父都要排在你们俩的后面。樊素能够理解小蛮的这句话,当初小蛮的婶婶如果不能狠下心,也就不能送她去教坊,结果她就只能守在妓院那里接客,去教坊是她脱离苦海的出路,这个道理小蛮已经认识到了。只是小蛮将自己与她的母亲划归到一个层次,樊素就有些不能理解,难道自己真的就比义父还重要吗?后来小蛮讲了这样一句话,说在我的记忆中,是素姐陪着我渡过了那些苦难的日子,没有你,我肯定活不下去!樊素就回想起当初在教坊的那些日日夜夜。记得每天练功前,所有的弟子都要去跪拜一位白衣女子的画象,吴秋娘说这个人是教坊的祖师奶奶,因为教坊的前身就是这个人创办的。但吴秋娘一直没有提起过这个创始人的大名,她每次都是跪下之后嘴里就讲着:请祖师奶奶多给弟子指点,让我的每一位弟子都能顺利的进入到宫里去。  或许吴秋娘不敢提起祖师奶奶的大名,可小蛮她却敢提,她说:这个人是我祖辈上的一个亲戚,我见到过她,她还跟我讲了许多话,亲戚这个话也是她告诉我的。樊素就赶紧捂住小蛮的嘴,说这个话以后可不要乱说了,一旦让吴秋娘给听到,那还能有你的好日子吗?可小蛮还是在晚上倒在被窝里与自己讲了她心里的秘密。小蛮曾多次问过自己,说素姐你到底想朝哪个方向发展?我家那个亲戚她每次都要问我,还说肯定会给咱们俩一起想办法。小蛮说每天她练功的时候,那个亲戚就会来,然后她就会带着小蛮去一个地方,那里有很多人都在跳舞。那个亲戚还与小蛮讲,说小蛮,如果你真的不想在尘世了,那么我就可以带着你来这里,只是呀,投胎一次非常不容易,所以你就是咬碎了牙也要坚持下去,当初我就是从这条道上走过来的。小蛮告诉那个人,说我现在能够坚持了,因为已经有素姐陪在我身边了。于是那个人就告诉小蛮,说那你就得去多吃些苦,另外还有个地方你一定要去,那里经常会有仙女来散花,你就跟在那些仙女的后面,你喜欢什么花,你就去多捡回来一些收藏起来,另外你还要再给你那个素姐也要捡一些,你们俩能遇到一起这个缘份非常难得,她已经把你当成自己的亲妹妹,那么她就是你的亲姐姐。  后来直到樊素把歌唱红的时候,她才相信了小蛮那些话,因为小蛮每天都会在练功的时候来找自己,她说让自己要把这些花收藏好,以后能用得着。结果从那之后,自己的嗓音就越来越美妙,而小蛮她真就把舞跳出全新的境界。  与嫂子安排好去寻找人的事情,樊素就拿出银两,并与她讲,说嫂子,不管人能不能找到,你都要赶紧回来给我传个消息,其余的话就不要乱说,你一定要记住,这个人姓“谢”。你只要能把她带回来,剩下的事情就不用你管了。  嫂子走后不到二十天她就赶了回来。  那句老话讲的真是太好了,也就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许多年以前的事情,谁还能回想起来呢?就在樊素将要打付嫂子去找人的前一个晚上,她突然就回想起以前的事情。她记起了小蛮曾经和自己说过的一句话,“我婶婶她姓谢!”  樊素现在想报答的人就是小蛮,她没有想到的是,嫂子竟然就把当初送小蛮去教坊的那个婶婶给领了回来。她们从外面走进来,樊素的眼泪就随着滴落了下来,她一眼就识别了出来,这个人她肯定就是小蛮的母亲,她除了比小蛮大出一号,其余方面与小蛮都差不多,如果把她送到小蛮的身边,谁都能看出小蛮就是她的女儿。  嫂子过来询问樊素,说茶花你哭什么呀?樊素就赶紧找出银两赏给嫂子,说你下去吧,辛苦了!  转过身来,樊素就与小蛮的母亲讲,说阿姨您快请坐吧。但她心里却想到这样的问题,谢阿姨她就属于小蛮头顶那片不易看到的天,她也是看护小蛮的那个神灵,许多年以前,她就可以左右女儿的命运,她就知道如果不把小蛮送入教坊,肯定没有出路。  小蛮的母亲一直都在盯着樊素仔细的瞧,她突然低声讲了句话,就惊得樊素嘴都闭不上了。  小蛮的母亲低声讲,说夫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您一定就是小蛮身边的那个樊素吧。  头顶多层天,亲情总相连,儿孙要孝敬,父母为神仙。   共 368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治疗前列腺钙化选什么方式好的快
昆明治癫痫专科研究院
预防癫痫遗传的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