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风凛然小说胭脂莫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20:43:59 来源: 巴南信息港

陈小莫?是不是天黑了你还能看到?    不然,你怎么能在黑夜中找到我。我躲得那么远,藏得那么深,你都能找到。    红的绿的美的是胭脂,涂了胭脂你就会变美,好经典的广告词,却也成就了我名字的“胭脂”。    多美的名字啊,可惜却给了个疯丫头,浪费,浪费。    东村的王花花大婶就常说这句话,我疯吗?才不,陈小莫说我这叫自然不做作,我问他什么叫不做作,他说,就是不扭来扭去,像王花花的女儿那样。    恩,我懂了。    王花花总是在背后中伤我,原因是我曾经拔光她家的菜叶。不过我想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比她女儿漂亮,陈小莫就说我是漂亮的,连电视上扭来扭去的大姑娘也没我漂亮。    我问娘,我漂亮吗?    娘边捡着野菜边笑着说,当然漂亮。    我再问娘,有多漂亮。    娘想了想说,能换十头羊。    十头羊,我能换这么多,我的嘴角咧到了耳朵下得意洋洋地把娘的话告诉陈小莫好让他知道我有多值钱,一直笑眯眯的陈小莫突然不笑了,他抿着嘴唇说,“胭脂,你要是把自己给换了,你就是个大笨蛋。”    那时我幼小的心灵委屈了,陈小莫怎么能说胭脂是笨蛋,陈小莫只能说胭脂是乖的女孩漂亮的女孩,想着想着陈小莫在我心里无人能比得了的地位就动摇了。这个人一定不是陈小莫,电视上的妖怪都会变成人,这个人一定是妖怪变的,于是我气愤地挥舞着我豆包大的拳头打了陈小莫。    晚上,陈小莫又被他娘揍了一顿,原因是他不肯供出是谁在他脸上揍了个黑轮。    我又困惑了,这个人现在又是陈小莫了。只有陈小莫才会这么袒护做错事的胭脂。    陈小莫他娘应该是知道凶手的,只是陈小莫不说所以拧不到我吧。    陈小莫的地位又无可动摇了。    五岁的时候,陈小莫会把放到嘴巴里的糖硬生生地拿出来,往胸口上擦擦塞到我手里,然后傻呵呵地看着我吃的满嘴。那时候我说,我喜欢陈小莫了,我要一辈子跟着你了。他也是傻呵呵地笑着点头,殊不知年少却狡猾的我只是为了他嘴巴里的糖。    八岁的时候,我说,陈小莫你要娶我把全东村甜的橘子拿来,陈小莫自然知道我所谓的甜的橘子是东村凶的老头家那颗树上结的,没什么原因,我就是变态的喜欢他家的橘子,尤其是看到他拿着扫把追着出去骂,那脸上心疼的模样让橘子变得更甜。但是,被他追到的人就惨了。    陈小莫拿着橘子给我,我注意到他走路有点拐,像东上村的瘸子,我说,陈小莫你就这么想娶我?八岁的我已经知道什么是娶,什么是嫁。    陈小莫很腼腆的点头,我很感动地点头了,说:我这辈子就嫁你了。陈小莫也激动地蹦起来,只是脚肿得更大了。    十二岁的时候,陈小莫和抢我笔的大胖打了一架,我蹲在一旁,嘴里吆喝着加油,心里想着电视里看到的斗鸡场面,人斗起来是比鸡好看多了。大胖的体积整整是陈小莫的两倍,我有点担心,陈小莫会死得很惨吧?我正担心着,陈小莫就把大胖压到地上赢了,他咧着鲜红鲜红的嘴冲着我笑。    顶着青一块红一块得脸他冲着我笑着说:胭脂,我会保护你一辈子的。    我的心圪塔了一下,有点痛的感觉。我终于开始心疼陈小莫了,像每一次我摔倒陈小莫心疼我那样的心疼了。    可是当我懂得心疼是什么的时候,陈小莫就走了。陈小莫的娘打电话和在大城市的陈小莫他爹说,不能再让陈小莫呆在胭脂那野丫头身边了,再呆下去就要没得救了。    我不想让陈小莫走就把他藏了起来,娘知道了,她说,胭脂我知道你舍不得陈小莫,但他是个聪明的好孩子,让他一辈子呆在这反倒是害了他,每个人的父母都是为自己子女好的。    我不想听,也不想管,我说过这辈子都要在陈小莫身边的。    小胳膊始终是拧不过大胳膊,就像小孩子永远是阻挡不了大人。陈小莫走了,我哭得稀里哗啦,陈小莫也是稀里哗啦,东村的人大半都来了,有些是看陈小莫他爹的车子,有些是看我和陈小莫的热闹。    王花花就是看热闹的人,我很认真的哭,陈小莫也很认真的哭,没人理会她,她一个人人演了会独角戏然后就没声了。    陈小莫说,胭脂,我一定会回来的,不管多久都会回来娶你的。    我哭着点头,忘了问他一个一直叠在心里的问题,陈小莫为什么喜欢胭脂。    是啊!什么都好的陈小莫怎么会喜欢野丫头胭脂。别人想不通,我也想不通,估计陈小莫也想不通。    陈小莫走了,我也没有了问的对象。野丫头胭脂离开了陈小莫就不再野了,因为再没有人为我背黑锅,为我拼命了。    陈小莫失约了,从他离开已经整整六年了,东村洁白的墙壁画满了记号,一天一个记号,墙已经没有空隙,可陈小莫还是没有回来。也许,这场约定只有一个人在守候吧。    野丫头胭脂也考上大学了,还是省重点大学,这算是丢破了东村人的眼镜吧,娘老了,王花花也老了,她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整天在背后说我坏话了,她会在见到我的时候感叹,为什么她闺女那么不听话跟人跑了呢。    我终于也离开了东村,并且到了陈小莫他爹当初带他去的那个城市,没有特意去选,却阴错阳差的到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陈小莫怕是不记得胭脂这个人了吧。    来到这,我认识了小米,高斯,小米是个漂亮的女生,高斯是个帅气的男生。    高斯就常说:胭脂,胭脂,你妈咱家给你取了个这么怪的名字?    我气得拿拳头揍他,凭什么,凭什么他高斯就能取笑我的名字,人家陈小莫就说我的名字很美呢。    得得得,我就不计较你的名字了,你放心,它不会影响你在我心里的地位。高斯如此说,末了还摆了个帅哥的poss,我本来想着整天呆在美女帅哥边上我怎么就没点升级,现在知道了,这帅哥是帅哥就是精神有点问题,咱门中国人还是讲究内在美的。    我说,高斯,你玩笑可别开大了,小米听了得和我急了。    我是认识小米后才认识高斯的,听说他俩是青梅竹马,就像我和陈小莫。每每高斯听了我的话都会拧着袖子装哭,然后锤着小米说,瞧,都是你害的,我娶不到胭脂就跟你拼了。    小米听了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拉着我一直往前跑,远远的把高斯给落下。    高斯是我和小米的学长,我特怕他,不是他不好,而是他太好了。好的让我总是想起陈小莫,然后胸口就一次一次的痛。所以我要防着他,防着他知道我饿了千里迢迢的跑去买我喜欢的葱油饼,防着他知道我受委屈了去揍扁那个欺负我的人,防着他一次一次为了应付考试找笔记的我彻夜未眠。    高斯就像是陈小莫派来的替身,一次一次的重复陈小莫做过的事,宠着我,疼着我,可我只能防着他,因为我还是忘不了陈小莫,我还是想着也许有一天陈小莫突然就出现在我面前了。    我在论坛上写了篇文章,是小胭脂和小小莫,他们的相遇,他们的生活,他们的约定,他们的未来。    没有署名,高斯还是知道是我,就像从黑夜里找到胭脂的陈小莫,他们都那么厉害。他特伤心的跟我说,这就是你不给我名分的理由,我真是死了都合不上眼了!    我笑着锤了锤他,你老人家不是也让小米等了多年还不给她名分。    小米是喜欢高斯的,本来我以为他们是一对,本来我以为高斯对我好是因为小米,无意间看到小米的博客才知道她是喜欢高斯的,可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偏偏高斯就喜欢上了我这么无才无貌的。真是跌了所有人的眼镜。    我胭脂咋就不知不觉骗了他那颗少男心。所以我写小胭脂和小小莫,为了让他迷途知返。    高斯说:胭脂,你就真的不给我一点机会了,我就真比不上那小小莫了。    我说,高斯,你就觉悟吧。我的心这会还空不出来。倒是小米,多好的姑娘,你可别给不珍惜了。    高斯苦笑着敲了下我的头,我和小米是一起长大的,就算你不要我也别把我当球往别处踢,小米是妹妹。    我没再多说什么,这是高斯和小米的事轮不到我这个外人来管。    我以为我坦白说了高斯就会放弃了,可惜我高估了他。高斯就像从来没发生什么似的,还是耍着赖嚷着要我给他名分,还是整天傻呵呵地粘在我身边。    人家说:高斯可真够傻的,怎么说他也是一校草,怎么就那么死心塌地的绕在胭脂身边转,这一转还转了两年。    切,八成被下了药。路人甲如此回答。    我也想感叹一声,我胭脂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好事,怎么就让他高斯这么痴了。不管我怎么整就不见他退缩,这劲头若放在学习上,怕是北大也不在话下了。    我是怕了他磨针的耐性吧,或是习惯了他的粘劲,不再烦了,也不再整天伤着脑子想着整他。    我是那么自然而然的以为高斯会一直在我身边,就像高斯本来就是为了胭脂活的,可高斯终于还是消失了,我想他是放弃了吧。    连着十几天身边没有人吵,我该高兴的,可是为什么笑的那么吃力,为什么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听说,高斯终于逃出恶女胭脂的手心了。    听说,高斯终于抛弃了胭脂。    …………    无语了,我胭脂啥时就成了恶女,这高斯真是害惨了我。只是,我为什么感觉真的被抛弃了……    小米沉着脸盯着我,看得我心里直发毛,她冷不防的往我脸上揪了一把,我吓的险些撞上墙。    她说:胭脂,我就真想不通你有什么好的。    是啊,是啊,我自己也想不通阿,可她姑娘该不会特意来说这个的吧。我猛点头,生怕她再揪上一把,那力道可怪大的。    她瞪我一眼,我吓得噤声,她缓缓的说,你别折腾高斯了,我看了心疼,你也别想歪了,我心疼是因为他是我哥。    亲的?我冷不防的问了句,她白了我一眼,认的。    你那小小莫十来年了都没回来,你也别等了,一大把年纪了就别挑了,高斯对你不错了,你那些无理取闹的要求我听了都烦,他却咧着嘴做了,远街的烤鸭,你就知道那的烤鸭一天才几只,也不想他一夜没睡的等在门外就为了你小姐,搞得他得肺炎躺在病床上十几天不能动,还担心着你饿了,冷了,这种好男人你还犹豫什么。我是嫉妒你,但我也不想他那么难受,让我看着也难受。    我的心揪着的痛了一下,原来高斯没有放弃,原来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侵入了我的心脏。    我说:小米小姐,,我芳龄双十正是花样年华哪来的一把年纪了,第二,他那么好,你怎么就不去把握,不过现在你没机会了,我的第三就是小米小姐你挺适合当推销员的,胭脂大爷我决定接下高斯这好男人了。    我终于想通了,胭脂怕是被粘人精高斯打败了。    陈小莫,我要移情别恋了,高斯他实在太厚脸皮了,厚的我已经找不到拒绝他的理由了,至于你,算是你辜负了我吧,我等了你八年,一个女人的青春是有限的,我胭脂已经把青春的八年给了你,也算不错了。套句小米的话,你要是会回来找我早就回来了,你该是不回来了吧,那就不要怪我了。    高斯,胭脂大爷我决定给你名分了,快点谢主隆恩吧。我叫嚷着推开小米给我的病房号,满心以为会看到惊愕到发傻的高斯,结果,惊愕是惊愕可发傻的不是高斯而是我。病房里哪来的高斯,倒是有一个漂亮的男生,他靠着枕头坐在靠窗的病床上,微长的黑发在阳光下闪亮的刺眼,那棱角分明的五官,那双安静的眸,那片单薄的唇,都让我熟悉到心痛,他修长的手上拿着一个小说,安静的眸惊讶的看着我。    你来找高斯,他去洗手间了。漂亮男生微笑着说。那笑容还是那么清澈腼腆,我真想甩他一巴掌,然后狠狠地指着他的头骂,陈小莫,你这个没心没肺的王八蛋,你怎么可以忘了我,怎么可以忘了回来娶我。    曾经不止一次幻想的相见场面,曾经想象过要说的话,到头来却一句也说不出口。    胭脂,你怎么来了?高斯惊讶的推开门,双手搭在我的肩上,然后尖叫,胭脂,你怎么哭了,发生什么事了?    我哭了吗?下意识地摸了把脸,指尖的湿漉漉的冰凉穿透到心脏,一阵一阵的痛,再也听不到声音,脚步吊了锥子似的重,一步一步,似乎一辈子那么长,我终于走到病床前,那个已经遗忘了我的陈小莫沉默地睁大眼。    我问他,你是陈小莫吗?    他惊讶了一下,头下意识的歪向左边,这是陈小莫习惯的动作,他说,你是谁?我们见过吗?    你是谁?我们见过吗?    你是谁?我们见过吗……    满脑子塞满了这句话,我真想问陈小莫,是你太残忍了,还是我太傻了。    陈小莫不是能在黑夜中一眼找到胭脂,不管胭脂躲的多远,藏的多深……那为何多年后当胭脂能眼就认出陈小莫时,陈小莫却说,你是谁?我们见过吗?    胭脂,你等我,不管多久我一定回来娶你……    我哭的稀里哗啦,陈小莫,你是个骗子。    你不要哭了,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他紧张无措的眼神渐渐模糊了陈小莫在我心里无可动摇地位置,陈小莫还是那么善良,还是那么腼腆,笑容也依旧清澈,只是为什么独独忘了胭脂。    我一直的哭,听不见高斯的疼惜,听不见陈小莫的困惑。    门推开,一个扬着俏丽短发的女生走进来,她惊讶地喊,这是怎么了。然后径自走到陈小莫面前,那么熟悉的坐到陈小莫床边。    陈小莫说,这个女孩好像认识我,可是我想不起她,她就哭了。    那女孩困惑地说,怎么会这样?    哭够了,我抹抹脸抬起头对陈小莫说,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不敢看高斯的脸,我像个懦弱的逃兵一样逃离了,高斯始终没有喊我,只是沉默的像不存在。    我仍旧不想相信,陈小莫那么彻底的忘记了胭脂的存在,或许,他失忆了。或许,他生了很严重的病怕我担心……    如此想着,我终究是忍不住跑回去找陈小莫了,我轻轻地推开门,他还是躺在靠窗的位置,短发女孩也在,她端着粥一勺一勺的喂给陈小莫,气呼呼地对陈小莫嚷嚷着,你怎么这么傻啊,打不过不会逃吗。    陈小莫宠溺地揉着她的短发,谁让他欺负你了,我答应过会一直保护你的。    我的眼睛模糊了,那我呢?陈小莫你不是也答应了要娶我要保护我的,你怎么就把我给忘了。    我好想冲进去问他,只是脚重的抬不起,耳朵失去了声音,深深的看着陈小莫的脸,我终究还是鼓不起勇气再见那个眼睛里不再有胭脂的陈小莫。    短发女孩白了他一眼,你什么时候答应我了,脑子摔坏了吗?    陈小莫挠挠头,没有吗,我记得我答应过你的,呵呵,不记得也没事,我现在答应你,我会一直保护你。    短发女孩甜蜜地笑了。    陈小莫真的失忆了,我该高兴吗,该冲进去告诉他,你答应的那个人是我,是你喜欢的胭脂,是你答应了要娶她的胭脂吗?    高斯的脸。毫无预警的出现在了脑海。    笑的春光明媚的高斯,孩子气的撒娇的高斯,或许,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共 577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增生检查须要重视那些问题
黑龙江治疗男科好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的专科研究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