朦胧的爱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0:48:38 来源: 巴南信息港

每个人都有一次初恋,初恋是美丽的,但大多以失败告终。犹如一个美丽的梦,一旦醒来,一切化为乌有,只留下淡淡的、美丽的回忆。梦,又有什么不好,只要是属于自己的,都应该好好珍藏。  记得我和阿莲次见面说话是在高中刚入学时的一次晚自习课上。  下课了,同学们都在聊天说话儿,而我则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观察着我的新同学,我不爱说话,在很多时候我宁愿睡觉也懒得动身去找人说话。  这时她带着灿烂的笑容落落落大方的来到我身前未语先笑说:“Hi,你好,我是李梦莲,你叫什么名字啊?”见我笑笑未语,她又接着说:“你怎么不爱说话啊?你是乡下的吧?我老家在附村。”我笑了:“对啊,你怎么知道的?”她笑了:“你笑起来好灿烂哦,怎么不爱说话呢?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我叫海啸,大海呼啸而过的海啸,我是龙山人。”“‘大海呼啸而过’?好响亮的名字啊,你中考考了多少分啊,哪一门考得呢?”我脸红了,因为我是统招生中总分的,但我说:“我物理考了满分。”她一听大叫,“哇,那你一定是我们班物理的,我刚好物理不会,以后你可一定要教我哦!”“好啊,不过……”我还想和她多说几句,但她却已发现新大陆似的蹦跳着和别人说话去了。  我表姐和我在同一个学校且是同一年入学。有一天我到表姐家去,在她家门口的时候刚好碰到她,那天她脚有点扭了,走路有点一拐一拐的。就在她的身影突然映入我眼帘的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了古人的“病似西子胜三分”是什么意思了,那一瞬间,我突然发现原来表姐变得这么漂亮,变得比我记忆中的到乡下拜坟的那个表姐更漂亮了一百倍都不止。  紧接而来的重点高中的紧张生活压得我气都透不过来,不过还好因为我有一个和我一起读高中的表姐,因而可以借口周末到表姐家学习而逃过周末的住校生禁闭到表姐家放松一下(实际上也确实是舅妈要求我他和表姐一起学习的)。于是我和表姐也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表姐是除我自己以外知道我喜欢我的同班同学阿莲的。当然我也发现表姐经常和舅妈吵架偶尔还负气出走,而且每一次都是舅舅骑着自行车把她找回来。  自次见面以后,我和阿莲就常在一起学习、讨论问题、写作业,我教她物理,她则教我英语。渐渐地我和她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我还是不爱说话,只有和她在一起的时候话才略显较多。为此我还博得了一个“物理学家”的美名,取之大多专家学者都性格怪僻、难以相处之意,非是因为我的物理学得特别好之故。  那一天晚上,下自习课了,她又跑来问我。那是一道热力学问题,我急于回宿舍,很快地讲着,她也看着我很认真地听讲,不时的“嗯”的一声回答我。讲完了,我问她听懂了没有,她还是嗯了一声仍旧看着。我又问道:“明白了吗?”她这才摇头道:“嗯…”看着她那娇痴无邪的脸带着迷茫的眼神看着我,不由得痴了。直到她脸都红了,我才惊醒过来。急忙掩饰道:“我再给你讲一遍。”一边去拿她手上的笔,触手却抓到一只温暖滑腻的小手,我心中一荡,不由得轻轻地抓住了再也不想放手。这时教室里早就只剩下我们俩个,我轻轻地唤了一声:“阿莲。”她应了一声,轻轻地想抽手回去,却没有成功。良久,她突然抽走了手:“你明天再跟我讲吧…”  慢慢地我喜欢上了调皮可爱、活泼爱动的她。上课的时候,我喜欢看着她的侧影听着老师的讲课,但当她注意到我时,却急忙做错了事似的红着脸转向讲台,但是过了一会儿又不自觉的把眼光转向她。下课的时候喜欢坐在座位上看着她和同学们嬉戏玩闹,静静地听着她和同学们谈天说地。  有一次,我记得是重阳节吧,那一天又刚好是周末,她叫上一大帮不回家的同学到她家去吃饭。因为她父母都回乡下了,只有她一个人在家。  “海啸,今天中午有好多同学要去我家吃饭,你也去吧?”  “好啊,都有哪一些人啊?”  “有好多,汪洪飞、王中胜、程丽鹃他们都会去的。不过我不会做饭,你们要帮我做饭哦,嗯…,你就帮我一起洗碗吧,我妈在家时常叫我洗碗,可是我不会,好吗?”  “好啊,不过洗不干净你可不要怪我哦。”  但是到了,我的自卑感战胜了我想去的愿望,――我怕我的一些乡下习惯会惹他们笑话。那天中午我去了我表姐家里吃饭。后来她问我为什么突然不去了,我只说我表姐要我去她家吃饭。  那一天,可能是表姐又和舅妈吵架了吧,于是表姐来找我,却发现我并不在教室里,可表姐除了教室里就再也不知道该到哪里去找我了,于是表姐就让阿莲帮她传个话。说她再也不想住在家里了,她要和我一起到外面合租一个房子。(那时高三刚开始,有不少同学这样做)方便学习,也省得每天都要受她妈妈的气。这当然是气话,但阿莲也不好不传,于是就写了一张纸条给我,把表姐的意思都给转达了。  当然,租房子的事是不了了之,但随着学习的紧张,表姐和舅妈的吵架倒也越来越少了。在紧张的高三一个学期开始后,让我非常不明白的是,正当情窦初开的我发现阿莲的可人之处时,本来每天都和我一起学习的阿莲却再也不来找他了,并且我去找她,她也是爱理不理的,问她为什么,却又总是答非所问的避而不谈。  不久高考结束了,我考上了外省的一所大学,而阿莲则被本省的一所大学录取。带着疑问的我远赴他乡求学去了,而阿莲也是一别几年杳无音迅。我的份爱情就这样还没来得及开始就结束了。 共 216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割包皮手术有那些步骤
黑龙江研究院治疗男科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医院
本文标签: